中國企業聯合會 | 貴州省人民政府 | 貴州企業聯合網    今天是: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與法 > 正文
熱點文章
     白棉花為何上了“黑名單”?央視揭露幕后黑手
     【案例解析】公司惡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公司債權人有權申請法院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要求其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公司法中的20種連帶責任及其承擔方式
     論企業合規檢察建議
     沒簽勞動合同,怎么證明勞動關系?
     最高檢央行聯合發布懲治洗錢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解析】《企業詢證函》不能中斷訴訟時效
     【案例解析】一人公司股東不能證明個人財產獨立于公司財產,需承擔連帶責任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
     侵害知識產權民事案件適用懲罰性賠償典型案例
推薦文章
     “稅務稽查”全面展開,工資涉稅風險要防范
     【人社部】企業不裁員或少裁員可返還50%失業保險費
     【答記者問】關于企業境外經營合規管理指引
     2019年起母公司中標子公司施工屬于轉包
     【國家市場監督局】取消“著名商標”評選:政府榜單上只有“黑榜”沒有“紅榜”
     本中心勞動仲裁調解維工委法律專家委員李軍律師榮獲首屆“貴州省優秀青年律師”稱號
     大數據和知識產權專家委員李建應邀為貴州省農村信用社開展知識產權培訓
     透視中國企業家的法律風險
     【權威解讀】企業家刑事風險成因及防范路徑
     2019年起符合條件的員工可免交社保
 
【案例解析】公司惡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公司債權人有權申請法院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要求其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2021-03-26 12:18:09   發布人:保全與執行   

閱讀提示

現行《公司法》確定的公司注冊資本認繳制度,為股東出資賦予了更多地靈活性和自主性,但這并不意味著股東的出資義務可以當然或變相免除。特別是在可能存在公司股東利用注冊資本認繳制逃避出資義務、損害債權人權益等道德風險時,應當對股東在寬泛條件下出資行為合法性、合理性嚴格審查、從嚴把握。本案產生于九民會議紀要產生之前,符合九民會議紀要的精神,能夠代表最高法院對于如何審查追加未實繳股東為被執行人這一實務問題的裁判觀點,故與各位讀者分享。

 

裁判要旨

 

在無證據證明公司具有清償能力的情況下,公司延長股東認繳出資期限的,客觀上損害了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公司債權人有權要求該股東在未實繳出資范圍內,就公司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有權申請法院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

 

案情簡介

 

1.2014年7月,中石大公司修改公司章程,將股東新元公司的認繳出資增加至500萬元,認繳期限延長至2034年12月。

 

2.之后,在中科研究院與中石大公司合同糾紛一案中,北京市仲裁委裁決中石大公司應向中科研究院支付合同價款及違約金等一百余萬元。中科研究院向北京一中院申請執行。

 

3.執行中,因被執行人中石大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北京一中院裁定終結本次執行。中科研究院遂申請追加中石大公司的股東新元公司作為被執行人,理由是中石大公司無可供執行的財產,新元公司未實繳出資。

 

4.2018年5月,北京一中院支持中科研究院追加申請,追加股東新元公司為被執行人。新元公司遂提起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北京一中院一審駁回新元公司訴訟請求,新元公司上訴至北京高院。

 

5.2018年12月,北京高院二審判決駁回新元公司上訴,維持原判。新元公司向最高法院申請再審。

 

6.2019年3月,最高法院裁定駁回新元公司再審申請。

 


裁判要點及思路

 

本案的爭議焦點有二:一是中石大公司是否存在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案涉債務的情形;二是新元公司應否對中科研究院承擔責任。對此,最高法院分析認為:

 

關于第一點,北京一中院已經作出終本裁定,中石大公司確無財產可供執行。股東新元公司雖提供了中石大公司知識產權證書,但未證明資質證書的價值,且申請執行人中科研究院不同意就資質證書進行以物抵債,中石大公司是否有其他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新元公司并未提供。

 

關于第二點,被執行人中石大公司在對外欠付債務且公司資產不足以清償對外債務的情況下,延長股東認繳出資期限,放棄股東出資利益,客觀上損害了債權人的利益。中科研究院與中石大公司交易前,基于工商公示信息,對中石大公司股東新元公司認繳出資期限產生信賴,中石大公司章程關于寬限公司股東自身相關義務及加大債權人潛在風險的修改,不足以對抗債權人中科研究院對債務人原章程產生的合理信賴。

 

綜上,股東新元公司未實繳出資,應對中石大公司所負債務在未實繳出資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實務要點總結

 

一、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通過召開股東(大)會決議、修改公司章程或者其他方式惡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的,債權人可以在執行程序中直接追加未屆認繳期限的股東為被執行人。公司產生債務后,公司通過召開股東(大)會決議或者其他方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的,公司債權人可以要求該股東出資期限加速到期。公司召開股東(大)會延長股東出資期限的行為,實質系公司放棄對股東即將到期的債權,損害公司和公司債權人的利益,公司債權人有權撤銷。該條規定出現在九民會議紀要中,實質是公司債權人撤銷權的行使,打擊股東試圖逃避股東補足出資義務的行為。

 

二、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時,債權人可以在執行程序中直接追加未屆認繳期限的股東為被執行人。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由于現行立法和司法解釋僅規定了破產情形下的股東出資加速到期,僅在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執行規范文件和會議紀要中規定了非破產加速到期情形。由于在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一概允許未屆出資期限的股東出資加速到期,事關重大,司法實踐中對此持審慎態度,很難做到一概支持。

 

三、注意區分“破產加速”情形下與“非破產加速”情形的規定情況。目前,法律和司法解釋分別規定在《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五條和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二條規定了在公司破產和強制清算兩種情形下股東加速到期,即“破產加速”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在強制執行規范和會議紀要中規定了“非破產加速”情形,其中九民會議紀要中規定了公司無能力清償債務和公司惡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兩種情形,包含最高人民法院強制執行規范規定的情形。

 

四、注意區分“破產加速”情形下與“非破產加速”情形的不同后果。“破產加速”的情形下,股東認繳出資的期限加速到期后,股東向公司履行出資義務。加速到期的財產歸公司,作為破產財產,根據破產清償規則由全體債權人公平清償,此時,實現的是全體清償的效果;在“非破產加速”的情形下,加速到期的財產歸公司的個別債權人所有,這個債權人可以是普通債權人,也可以是優先債權人,實現的是個別清償的效果。

 

五、注意區分最高人民法院對不同程序中股東加速到期問題的司法裁判觀點差異:

 

1. 在執行中,由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了股東出資不足時,申請執行人可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因此,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在執行程序中通過申請變更追加被執行人的方式,使股東出資期限加速到期一般不存在障礙,且對申請執行人而言成本較低;

 

2. 在訴訟中,在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如果債權人起訴要求股東加速到期,要求其在未出資范圍內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法院一般會向債權人釋明,如公司不能自行融資或者股東不能自行繳納出資,債權人有權申請公司破產。換言之,即使在公司不能清償債務時,債權人起訴要求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是,如果債務發生時,股東的相關行為足以使該債權人對股東未屆出資期限的出資額產生高度確信和依賴的,該債權人起訴要求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法院一般予以支持。類似與本案。

 

(我國并不是判例法國家,本文所引述分析的判例也不是指導性案例,對同類案件的審理和裁判中并無約束力。同時,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實踐中,每個案例的細節千差萬別,切不可將本文裁判觀點直接援引。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執行業務部對不同案件裁判文書的梳理和研究,旨在為更多讀者提供不同的研究角度和觀察的視角,并不意味著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執行業務部對本文案例裁判觀點的認同和支持,也不意味著法院在處理類似案件時,對該等裁判規則必然應當援引或參照。)

 


相關法律規定

 

1.《企業破產法》

第三十五條  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

2.《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

第二十二條  公司解散時,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均應作為清算財產。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包括到期應繳未繳的出資,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條和第八十條的規定分期繳納尚未屆滿繳納期限的出資。

公司財產不足以清償債務時,債權人主張未繳出資股東,以及公司設立時的其他股東或者發起人在未繳出資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3.《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法(2019)254號】

6.【股東出資應否加速到期】在注冊資本認繳制下,股東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債權人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請求未屆出資期限的股東在未出資范圍內對公司不能清償的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

1)公司作為被執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窮盡執行措施無財產可供執行,已具備破產原因,但不申請破產的;

2)在公司債務產生后,公司股東(大)會決議或以其他方式延長股東出資期限的。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十七條  作為被執行人的企業法人,財產不足以清償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債務,申請執行人申請變更、追加未繳納或未足額繳納出資的股東、出資人或依公司法規定對該出資承擔連帶責任的發起人為被執行人,在尚未繳納出資的范圍內依法承擔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法院判決

 

以下為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判文書“本院認為”部分就此問題發表的意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以下簡稱《公司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規定,“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以貨幣出資的,應當將貨幣出資足額存入有限責任公司在銀行開設的賬戶;以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的轉移手續!惫蓶|對公司的出資是公司法人財產的重要組成部分,構成公司獨立承擔責任的基礎,F行《公司法》確定的公司注冊資本認繳制度,為股東出資賦予了更多地靈活性和自主性,但這并不意味著股東的出資義務可以當然或變相免除,特別是在可能存在公司股東利用注冊資本認繳制逃避出資義務、損害債權人權益等道德風險時,應當對股東在寬泛條件下出資行為合法性、合理性嚴格審查、從嚴把握。本案中,根據北京市一中院(2018)京01執異45號執行裁定及本案一審查明的事實,2014年3月7日,中科研究院與中石大公司簽訂案涉《技術服務合同書》時,中石大公司的工商登記顯示該公司注冊資本100萬元,新元公司認繳10萬元,實繳0元,出資時間截止至2015年7月9日。2014年7月31日,即在案涉合同簽訂后的不到六個月,中石大公司公司章程修改,將中石大公司注冊資本由100萬元大幅增加至5000萬元,其中,新元公司認繳出資額由10萬元變更為500萬元,出資時間延后至2034年12月6日。直至2016年3月22日,新元公司仍未實繳任何出資額。新元公司在修改前的公司章程規定的出資期限屆滿時不僅未繳納出資,反而大幅增加認繳出資額并長期延長出資期限,在無證據證明中石大公司具有債務清償能力的情況下,上述行為客觀上對中科研究院債權的實現產生不利影響。中石大公司修改前的公司章程中規定的新元公司的相關出資信息經過工商登記確認,具有公示公信效力,原審認定債權人中科研究院基于公示公信效力產生的信賴利益應予保護,并無不當。案涉交易發生后,中石大公司修改公司章程對新元公司的注冊資本及出資期限進行了調整,但在后發生的事實不能作為中石大公司在先交易主觀認知的判斷因素。況且,公司章程關于寬限公司股東自身相關義務及加大債權人潛在風險的修改,不足以對抗債權人中科研究院對債務人原章程產生的合理信賴。原審綜合考慮中石大公司的履約能力、新元公司履行出資義務的實際情況、中科研究院的信賴利益應予保護等的情形,認定新元公司關于其不應對中科研究院承擔責任的主張不能成立,并無不當。


案件來源

 

《北京中石大新元投資有限公司、北京中科聯華石油科學研究院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9)最高法民申1112號】

 

延伸閱讀

在檢索大量類案的基礎上,云亭律師總結相關裁判規則如下,供讀者參考:

 

1.未出資或者未完全出資的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承擔的是補充賠償責任,應當以公司承擔還款責任為第一順位。只有在公司財產不能清償債務時,才滿足股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條件。

 

案例1:《林莉、趙丙儉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9)最高法民申2895號】

 

最高法院認為,林莉等四再審申請人主張已被法院查封的海城市農電鎂質材料廠的土地、廠房、機械設備等資產不足以清償債務,但因未對海城市農電鎂質材料廠進行資產評估,不能當然得出海城市農電鎂質材料廠不能承擔擔保責任的結論。林莉等四再審申請人的該項再審申請理由缺少事實根據,不能成立。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規定,未出資或者未完全出資的股東,對公司債權人承擔的是補充賠償責任,即應當以債務人海城市光源實業有限公司、擔保人海城市農電鎂質材料廠承擔還款責任為第一順位的。如上所述,海城市農電鎂質材料廠的擔保責任尚未實現,故不能得出作為被執行人的海城市光源實業有限公司不足以清償債務的結論,林莉等四再審申請人請求追加海城市農電工程建設公司的再審申請理由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執行中變更、追加當事人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的法定要件,故不能成立。

 

2.發起人沒有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無論其是否轉讓股權,是否仍是公司股東,均不能免除其出資義務。

 

案例2:《張榮、甘肅中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申請執行人執行異議之訴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9)最高法民申4450號】

 

最高法院認為,中匯房地產公司主張,其自2004年起不再是中匯材料公司股東,在中匯材料公司注銷時已沒有出資義務!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十八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債權人依照本規定第十三條第二款向該股東提起訴訟,同時請求前述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受讓人根據前款規定承擔責任后,向該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追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是,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币罁撘幎,中匯房地產公司作為中匯材料公司的發起人沒有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無論其是否轉讓股權,是否仍是中匯材料公司股東,均不能免除其出資義務。中匯房地產公司的該項再審申請主張不能成立。

 

3.在未取得公司債權人同意的情況下,公司大幅增加認繳出資額并延長出資期限,在無證據證明公司具有債務清償能力的情況下,客觀上對債權人產生不利影響,債權人有權申請追加該股東為被執行人。

 

案例3:《鮑明蘭、北京中科聯華石油科學研究院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9)最高法民申2923號】

 

最高法院認為,經查明,中石大公司2013年12月10日的章程顯示,中石大公司于2013年12月10日設立,公司注冊資本100萬元。股東鮑明蘭出資數額為75萬元,其中2013年12月10日設立時實際繳付5萬元,剩余70萬元于2015年12月9日繳付。2014年7月31日,中石大公司修改公司章程,將公司注冊資本變更為5000萬元,鮑明蘭認繳出資額3750萬元,出資時間為2034年12月9日。截止2016年3月22日,鮑明蘭實繳出資為5萬元。首先,中石大公司于2014年7月31日修改章程,將鮑明蘭的出資期限調整至2034年12月9日,新修改的公司章程雖已在工商行政主管部門登記備案,但中石大公司與中科研究院簽訂《技術服務合同書》的時間為2014年3月7日,對于中科研究院來說,其已對合同簽訂時中石大公司對外公示的鮑明蘭出資期限為2015年12月9日的股東出資期限產生了合理的信賴利益。其次,鮑明蘭在修改前的公司章程規定的出資期限屆滿時未履行出資義務,在未取得中科研究院同意的情況下,大幅增加認繳出資額并延長出資期限,在無證據證明中石大公司具有債務清償能力的情況下,上述行為客觀上對中科研究院債權的實現產生不利影響。原審法院綜合考慮中石大公司的履約能力、鮑明蘭履行出資義務的實際情況、中科研究院的信賴利益應予保護等的情形,認定鮑明蘭關于其不應對中科研究院承擔責任的主張不能成立,并無不當。

 

4.股東以債轉股形式完成增資或實繳出資的,未變更工商登記不影響債轉股效力和股東實繳出資的認定。

 

案例4:《中鐵十五局集團有限公司、內蒙古太西煤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9)最高法民終65號】

 

最高法院認為,第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五條“債權人免除債務人部分或者全部債務的,合同的權利義務部分或者全部終止”之規定,債權人單方作出放棄部分或全部債權的意思表示,即可產生債務部分或全部消滅的法律后果。本案中,太西煤集團將對金阿鐵路公司享有的4億元債權通過債轉股的方式對其進行增資,即包含向金阿鐵路公司作出免除4億元債務的意思表示。且太西煤集團于《承諾函》中保證該債務的真實性,并在任何情況下均不以債權人身份向金阿鐵路公司主張,其單方法律行為已經產生了金阿鐵路公司4億元債務消滅的效果。第二,太西煤集團的董事會決議與金阿鐵路公司股東會決議,均同意將太西煤集團對金阿鐵路公司享有的4億元債權通過債轉股的方式轉增注冊資本4億元,且《承諾函》中承諾前述股東會決議及債轉股事宜真實有效。第三,2015年11月23日,金阿鐵路公司作出公司章程修正案,變更后公司章程載明公司股東太西煤集團出資額為人民幣8億元,占注冊資本的100%,證明太西煤集團增資4億元情況屬實,亦符合金阿鐵路公司設立時公司章程中“最終注冊資本金為項目批準概算總投資的100%”的規定。第四,金阿鐵路公司股權因辦理出質登記而被凍結,暫無法辦理注冊資本變更登記,并非為損害債權人中鐵十五局的權利而惡意拖延。且公司注冊資本發生變更而未辦理登記,不能否定太西煤集團已經實際出資8億元的事實。綜合以上,太西煤集團已全面履行了出資義務,不應就金阿鐵路公司的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5.追加裁定生效后,股東向其他公司債權人履行債務的,不足以否定追加裁定的合法性,應承擔繼續履行追加裁定的責任。

 

案例5:《中國京安有限公司、林華俊執行審查類執行裁定書》【(2018)最高法執監411號】

 

最高法院認為,關于股東在追加裁定之后向其他債權人代為履行義務的認定問題。如前所述,股東在追加裁定之后向其他債權人代為履行義務的,不足以否定追加裁定的合法性。但本案中,林華俊2012年簽訂的協議約定了還款期限為5年,在追加裁定作出之時,該期限尚未屆滿,其向長豐海洋公司實際履行的300萬元亦在協議約定期限之內。對于林華俊依照協議約定期限內履行的300萬,可以在追加裁定的執行過程中予以考慮。此外,執行程序中,當事人有權處分自己的合法權益。本案中,林華俊在追加裁定生效之后,代長凱公司向長豐海洋公司履行了300萬元。申訴人認可這300萬元可以視為林華俊已經在其抽逃注冊資金范圍內向其他債權人承擔了責任。申訴人的上述主張,不違反法律規定,應予支持。綜上,截止目前,可以認定林華俊已經在其抽逃注冊資金范圍內向其他債權人承擔了300萬元的責任,林華俊應該在剩余抽逃注冊資金范圍內向申請執行人承擔責任。

 

6.股東以非貨幣財產出資,應當進行評估作價,并依法辦理財產權的轉移手續。否則,公司債權人有權追加其為被執行人。

 

案例6:《葫蘆島渤船重工船舶修造總公司、孔祥璐執行異議之訴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8)最高法民申5465號】

 

最高法院認為,關于渤船總公司是否足額履行對渤海造船公司的出資義務問題,渤船總公司在原審期間提交了《驗資報告》《驗資事項說明》《會計報表》等證據證明其已向渤海造船公司實際履行4900萬元的增資義務。但渤船總公司主張的增資系通過特種鋼材等進行材料撥付完成。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的規定,該類型增資屬于以非貨幣財產出資,應當進行評估作價,并依法辦理財產權的轉移手續。但本案原審及申請再審期間,渤船總公司均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已對該部分資產進行評估作價,并與渤海造船公司辦理財產權屬轉移手續,不足以證明該公司已經實際履行了向渤海造船公司的增資義務,因此渤船總公司不能證明其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其此項再審申請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

 

7.公司減資未通知已知債權人,導致債權人喪失了要求減資公司清償債務的權利。該債權人有權要求股東在減資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

 

案例7:《中儲國際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山西煤炭運銷集團曲陽煤炭物流有限公司公司減資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2017)最高法民終422號】

 

最高法院認為,2015年11月12日,中儲國投實業公司經股東會決議,同意中儲國際控股公司以退股方式退出公司,并將公司注冊資本減至1000萬元。在減資時,中儲國投實業公司未履行通知已知債權人曲陽煤炭物流公司的義務,使得曲陽煤炭物流公司喪失了要求減資公司清償債務或提供相應擔保的權利。后雖經曲陽煤炭物流公司對中儲國投實業公司申請強制執行,變更后的上海昊閣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不能夠完全清償欠付債務,債權人曲陽煤炭物流公司的債權無法實現!吨腥A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應按其認繳的出資額履行足額出資義務,股東認繳的出資未經法定程序不得抽回、減少。本案中,中儲國投實業公司在未向曲陽煤炭物流公司履行通知義務的情況下,其股東中儲國際控股公司經公司股東會決議減資退股,違反了公司資本不變和資本維持的原則,與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及抽逃出資對于債權人利益的侵害在本質上并無不同,一審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十三條第二款“公司債權人請求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的規定,判決中儲國際控股公司應在減資范圍內對上海昊閣公司欠付曲陽煤炭物流公司的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具有相應的事實和法律依據,并無不當。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公司法中的20種連帶責任及其承擔方式
下一篇:白棉花為何上了“黑名單”?央視揭露幕后黑手

 
  1.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會員中心|隱私聲明|版權保護|企業投稿|加入我們
友情鏈接
主辦單位:貴州企業聯合網   www.hfacdj.com   2006-2018  版權所有
地址(ADD):貴陽市觀山湖區長嶺北路貴州金融城富民村鎮銀行6樓    聯系電話(TEL):0851-86823097   傳真(FAX):0851-84855016
E-MAIL:gzec@gzec.org.cn   備案號:黔ICP備09001702號   技術支持:貴州企業聯合網
在線客服
熱線電話
微信公眾賬號
1111